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高中 > 高中图片 > 美国小学入读如何办理

美国小学入读如何办理


亲历美国小学教育
  九月五日是芝加哥小学开学的日子,到今天虫子上学四天了。
  据说,虫子所进的那所学校是芝加哥排名前十名的学校,应该算是我们理解的重点学校吧。
  芝加哥的公立学校(public elementary school)分两种,一种不用考试就可入学,另一种则需要考试。
  在为虫子物色学校的时候,我们走过三家学校。一所在唐人街外围,另两所都在我们住处的附近,三家对入学手续的要求都不一样,只有这一家需要入学测试,而且从外面的消息来看,好象这所学校口碑不错,因此就瞄准了这所学校。
  八月底的时候,我们到学校谈了一次,第一次接待我们的职员说:“进这个学校是需要考试的,你的孩子刚从中国来,可能语言问题……”那位女士摇了摇头,但她还是安排我们与副校长“芝麻”女士见面。
  “芝麻”女士是一位表情严肃认真的白人,我们把虫子历年的各种获奖记录、演出照,还有学校出具的成绩单拿出来,一一翻译给她看:这是数学的,这是写作的,这是画画的,这是芭蕾的……“芝麻”女士笑了起来,并一一把这些资料复印下来,然后告诉我们,学校正在搬家,让我们先回去,下周二她会打电话给我们,通知考试的时间。
  等着等着,到了约定的日子,“芝麻”女士没有打电话来,虫爸觉得奇怪,因为他在美国呆了半年,还没有遇到哪个美国人有头没尾的事情,虫爸说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。
  但我则担心这所学校落空,因此就先到附近一所叫Brown的小学看一下。
  三顾茅芦,才见到这所学校的校长。校长是一位很gentle的黑人女士(唐人街那家学校的女校长则象个工人),端着一杯热茶为我开了门,笑容极为温暖地和我和虫子握手(那天下过雨,很凉的天气)。我说了我的住址,问是否有学位,校长很官方地说:“只要你在这个学区就会有学位的。”要我们明天再来,因为明天办注册手续的女士会在这里。这种官僚气让我有点不舒服,但为了确保虫子能进学校,先抓住这根稻草吧!
  次日,到Brown办理注册手续,我带了一堆文件,一家三口的护照、住房的合同(证明居住地点),虫子的出生证,亲属关系的公证……因为实在不知道需要什么文件,每个学校的要求都不一样。
  在办公室里,两位黑人女士比较perfessional,听了我的要求之后就把三年级的老师叫来了。老师叫Hamu,很年轻的白人姑娘,脸窄窄的。
  和Ms.Hamu聊了两句,我关心一个班有多少人:“How many students in the class?”
  Ms. Hamu:“I don't know, I am new。” 这样的问题我再一次碰壁,国内的老师对这样的问题往往就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大概有……人。”其实这样的回答提问者也是会满意的。可能美国人就是这么较真吧。于是我再提示:“15?20?or30? ” Hamu这才明白过来,回答:“Mybe 30.”
  这时,我听到旁边一位男士对一位老师说:“I think a small school is much better to my son……”
  我被Hamu带到旁边一个房间办理注册手续,填写一叠表格。
  帮我办手续的是一个黑女人,很胖,但在芝加哥街头,这种胖子是很常见的。
  想来这个人也是临时充当这个角色的,对表格的填写一点都不熟悉,加上她说自己是个很认真的人,表格上有一点点写得不好她都马上撕掉重来。撕掉一张表,她要到对面的柜子里取出一张新表,再写错,就再去开柜子……于是,这样来来回回好几趟,我都不记得写了多少张表格。最后还是隔壁最初接待我的那位女士来帮她代劳了一叠表格,才换来她的一句:“we have completed every thing!”可话音刚落,她又马上要我填上表格上漏掉的一个空白处,并且,指着表上一个修改处问我:“Do you mind this?” 看来她所谓的认真劲头已经被我这外国人消磨得差不多了。于是我安慰她道:“It must bevery difficult to help a foreigner like me to handle such items.” “oh no,just because of my seriousness.”
  这时,一个黑女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:“This is a small school, I'll withdraw my paper.”
  管注册的这位女士干脆地拿起放在一边的一堆填好的表格递给她,“Ok, no problem!Bye——have a good day!”
  我带着虫子去看教室。从外观来看,这所学校有一个yard,看过的Jame's Skinner都没有,需要借助附近的公园作为活动场地。而且,从走廊、教室的情况来看,这所学校算是最整洁的,唐人街的那所Jame's,木地板走起来嘎吱嘎吱响,Skinner正在搬家,更是一团糟。从表面来看,实在看不出那两位家长说的“small school”到底是什么意思!